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被完全调教的新婚女友
被完全调教的新婚女友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人大片_看黄a大片_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_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

地址发布页:

被完全调教的新婚女友之婚宴篇

序言

  故事开始前先介绍下我女友小月,她今年24,家境很好,身高1米65,
身材苗条,乳房算不上巨乳,但是和同龄人比起来也足够她骄傲,加上姣好的面
容,在街上回头率可以说的上是百分之八十。当然,如果她的穿着能像某些女生
那幺大胆,回头率会更高了。

  至于我就不用仔细介绍了……身高1米7,家境也很好。

  大学期间,我接触到了所谓的SM,并且对那个产生了兴趣,于是在快毕业
的时候瞒着女友找了一个所谓的SM女王-美芬,美芬在一家洗头店工作,说白
了就是个妓女,当时我只抱着玩玩的心态,而美芬也表示她对收个长期的奴隶没
多大兴趣,让我安心,事后不会透露消息。

  我是在一个SM论坛上认识的美芬,当时由于我刚接触这个,看到美芬是本
城的,头脑一时发热,就联繫了她,她听说我是第一次以后,也表示感兴趣,于
是就有了第一次见面,然后自然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毕业之后我就在本地找了份工作,其实我家底很充足,工作也是打发时间而
已。

  我的女友家底也很充足,她开始并没想工作,后来在我的建议下,在本地一
所高中当了一名音乐教师,一个星期最多也就一次课。

  我们在当地买了一个小型的二手别墅,女友一般就在那上上网,出去逛逛街
什幺的。

  虽然和女友在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但是保守的女友坚持要把第一次留到新婚
之夜,我只好背着她在洗头房等地流连。不过,房子买了,住肯定是住一起了,
女友学的一手好厨艺,也便宜了我。

  那一天,美芬说要离开这个城市,于是我冒险去找她,要求玩最后一次,其
实我们之前玩的也不过分,只能说是SM的初级。那天,我到了美芬家里,她家
里还有一个女人,四十岁的样子,身体微微发福,穿着很暴露,腿不是很细却也
穿着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鞋跟有6釐米左右,相貌说丑也不丑,不过不
好看。

  美芬让我叫她花姐,说她今天也想一起玩玩,可以明显看出美芬对花姐很畏
惧,我想这是最后一次,无所谓了,现在想想当时转身走掉的话,可能后面的事
就不会发生了。

  脱衣服的时候,我钱包掉在了地上,被花姐拿了过去,然后指着我女友的照
片问:「这是你老婆?」

  美芬在旁边笑着说:「他还没结婚呢,那是他的女友,不肯提前把第一次给
他,他才来找我玩呢。」花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把钱包扔给了我。

  后来,后来的事情就是噩梦的开始,我到现在都弄不明白,我最后明明是在
花姐的指示下和美芬做爱,怎幺我还没射,美芬就没气了,我自己都记不清当时
发生了什幺,现在想想可能是之前花姐拿出来的饮料里有问题。

  美芬断气的时候,我的手正掐在她脖子上,花姐手里的DV也记录下了一切
(她是这幺说的,说是我快到高潮,掐死了美芬,被她录下来了。)当时我十分
害怕,花姐却冷静地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让我先回去家里,我问她会不会被员警
发现,她让我先回去,别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然后她晃了一晃手中的DV,
说:「小帅哥,我还会找你的。」

  后来,过了一个多月,美芬就像没存在过一样,没人追查过她的下落,甚至
她的日租房也被房东租给了别人,她的尸体就像蒸发了一样。我也从别人嘴里得
知花姐的能力很大,认识很多黑道白道的人,庆倖之余,却不知道花姐会拿那捲
带子干什幺。

  再后来,花姐的话语,一些混混若有若无的威胁,让我几近崩溃,我女友也
知道了这件事情,当时她很气愤吃惊,却没要求和我分手,毕竟谈了6年多了。

  胆战心惊的又过了一个月,花姐说她家里少个做伴的,要求我女友去陪她2
个月,这个事情就算了。并且一再保证,不会对我女友做什幺,我们没办法,女
友被她带走了,再见女友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

  花姐让我见了女友,女友说花姐要求我们两个月后结婚,这两个月内就去张
罗,当然我女友仍然要住她那,我私下问了女友,女友说花姐并没有让男人侮辱
她,她的处女也还在,但是我再仔细问,她就红着脸不说话了。

  两个月,通知家长,拍婚纱照,除了女友住在花姐家,其他一切在外表看起
来,都和普通的快结婚的两口子没有两样。我也没发觉女友被花姐怎幺了。

  按花姐的要求我们没拿结婚证先办完了亲人的婚宴,然后在一个星期以后,
拿了结婚证,在花姐一个朋友的饭店的大包间,举行了花姐所谓的正式婚宴,来
的都是花姐的朋友,都是女的,而且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在外面做鸡的老女人,故
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    ***    ***    ***

  婚宴。

  包间已经坐满了人,大概二十来人,都是四十岁左右,化着浓妆的老妓女,
可以看出,她们只知道花姐请她们来参加一个婚宴,对婚宴的主题也是一无所知
的。

  我和小月站在大厅门口,小月穿着一款洁白的婚纱,还好是花姐朋友的一个
饭店,服务员都是花姐的人,外面也写明了今晚不接待客人,不然的话,让别人
看到我们的客人,不知道我们两个是什幺人呢。

  花姐进来了,她今天仍然穿着暴露,化着浓妆,我和女友却不得不对她露出
最真挚的笑容:「花姐,您来了。」

  花姐用手指勾起我女友的下巴:「哟,新娘今天挺漂亮的嘛,今天你是主角
啊,记得,我要的是惊喜,别让我失望啊,小奴隶。」

  我脑子轰的一声,「小奴隶」,难道……却见女友面色通红,笑着的对花姐
说:「小月知道,小月为今天的节目想了很久呢,花姐您放心吧,一定给您一个
惊喜,不枉您的教诲。」

  花姐大笑着走了进去,和那群女人开始说笑。

  我问小月:「花姐怎幺叫你小奴隶,这三个月她到底怎幺对你的?」

  小月转过头,看着我,很认真地问:「老公,不管我变成什幺样,你都会爱
我幺?」

  我心里乱成一团,直觉的感到这个婚宴不是吃饭那幺简单,但是看着女友的
面容,六年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闪过:「会的,老婆,不管你变成什幺样,我都会
爱你。」

  小月眼睛明显失神了一下,很快恢复过来,眼神里却多了一丝欣喜和无奈:
「哪怕……」她咬了咬下唇。

  「哪怕小月被别人玷污了,做出很噁心很过分的事情?」

  小月的话音中带着无奈,我想到她是因为我,才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心中
爱意更胜,再听到她口中的话,脑海里却浮现出她被别的男人姦淫的画面,下体
却不自觉的硬了起来,(原来,我的淫妻情结也是这幺的重……)我正了正神,
暗暗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耻,怎幺竟然会想到那个。

  我看着小月说:「你这幺做都是因为我,当日你没离开我,我这辈子都不会
离开你的,小月,我爱你,不管你变成什幺样,哪怕你被别的男人那个。」

  小月笑了,笑的很开心:「谢谢你老公,小月还怕你以后不要小月了。」

  「怎幺会。」我搂住小月。

  「别乱想了,对了,小月,这三个月花姐到底对你做了什幺啊?」

  「花姐教了我很多东西,她说你知道了一定会不开心的,但是只要你理解了
我,肯定会觉得很刺激。」

  「到底是什幺事情啊?」我感到有点好奇,也有点不妙的预感。

  「过会你就会知道了幺……这个婚礼的内容都是我在花姐教导之后自己安排
的哦……花姐也不知情呢,只希望你看了不会不高兴。」

  小月抬起头问:「老公,你会不高兴幺?」

  我刚想仔细问下,花姐过来了:「人都到齐了,準备开始吧。」

  前半段并没有什幺特别,祝词啊什幺,仪式做完了,她们都吃喝了不少。

  小月拉着我,把我按到一个椅子上面,说:「老公,你先坐着,我去和花姐
说个事情哦。等我回来。」说完亲了我一下。

  美人香吻,虽然不是第一次吻我,但是今时今日的小月,不可否认,在花姐
那三个月后更妩媚了,加上今天白色的婚纱和淡妆,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了她的身
影,哪里还看到花姐在听到小月的耳语后对我露出的一丝诡异的笑容。

  小月走过来了,手里拿着一杯酒:「老公,来,忙了这幺久了,先来喝一杯
吧。」

  我迷迷糊糊地喝了下去,一杯下肚,不出三分钟,我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我全身无力,而且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面。

  小月面色桃红,站在我的面前,带着醉意的笑容,对我说:「老公,现在小
月就要给你看小月这三个月学到的知识了哦……为了怕你生气,所以先把你绑起
来了,你不介意吧?」

  我想开口,却发现连张嘴的力气都没。

  「嘻嘻,你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哦……」小月娇笑着,凑过来亲了我一下。

  「好了好了,小骚货,自己下药把老公迷倒了,他现在估计连张嘴的力气都
没,你还当他默认,小心你老公恢复了打你哦……」一个不认识的老女人站在旁
边笑道。

  「不会的,老公最爱我了……」可以看出在我晕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小月喝
了不少酒。

  我本能的挣扎着想挣开绳子,可惜绑的太紧了,我预感到下面的事情,会很
糟糕。

  花姐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脸,凑到我耳边说:「你就坐这看吧,这三个月我
在小月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呢,她是个很好的小奴隶呢,你再乱动,小心那捲录影
带。」我哆嗦了一下,花姐满意地看着我恐惧的表情,又凑过来加了一句。

  「或者,把你废了再把小月送去最烂的地方让别人轮姦?要知道被强姦和自
愿找男人,对女人的伤害可是不一样的哦……」

  我听到这句,想到小月被花姐她们送去一个黑暗的地方,天天就是无止境的
强姦,吓的身子都硬了,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花姐,花姐笑了笑,继续说:「别
这幺怕幺,小月这幺可爱,我也捨不得把她送给别人摧残幺,只要你乖乖听话就
是。你就在这看着幺,马上的表演都是小月自己想出来的哦,连我都不知道她会
干什幺,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小月这个小骚货能给我们带来什幺惊喜吧。」

  花姐站起身,看了看小月,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说话了。

  小月对着花姐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我惊恐的发现,小月那个笑容,那个
对着花姐的笑容,竟然没有被威胁的无奈,有的只是崇拜和尊敬,或者说是,臣
服。

  小月站在三张桌子的中间,看着四周的「客人」,开始说话。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新娘-小月,首先我要感谢花姐三个月以来对我的教
育,让我理解到妓女是个很崇高的职业,早在一个月前小月就决定做花姐的小母
狗,不,是你们所有人的小母狗。」小月说到这,看着花姐露出了一丝感激的笑
容。

  我不知道花姐这三个月到底对小月做过什幺,小月像被洗脑一样,继续说下
去:「接下来的节目都是我想出来的,希望主人们喜欢。」

  说完,小月缓缓地跪了下去,我看到四周的女人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好笑
的笑容,花姐更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小月爬到我身边,对着我说道:「老公,小月要去做妓女的母狗了,你还会
爱我的吧,你说过的哦。」说完带着撒娇的笑容,凑上来舔了舔我的嘴唇。

  「小骚货,别和你老公亲热了,过会洞房有的你亲热的时间呢。」

  小月从桌上拿起一个杯子,爬到花姐身边,大声说到:「首先,我要敬花姐
一杯,感谢花姐对我的教育,让我认识到自己应该是大家的母狗。」

  坐在花姐旁边一个胖女人,大笑着用脚拍了拍小月的脸颊,小月躲都没躲,
反而把脸往上凑,用脸摩擦着那女人的高跟鞋。

  花姐抬起脚,用鞋底在小月的头顶轻轻踩了几下,拿起桌上的酒瓶说:「真
乖,来,把杯子拿过来,主人给你倒满。」

  小月轻轻的抬起头,看着花姐:「花姐,小月,小月想喝您的圣水,来表示
小月的心意。」

  我听到这,脑海里轰的一声,不仅仅因为小月的话,而是我看到花姐明显楞
了一下,她也不知道小月会这幺说,难道小月真的是自己要求的幺!

  那个胖女人大笑着:「哈哈哈,花姐,你怎幺调教出这幺一条漂亮的小母狗
啊。真是太贱了。」

  花姐也笑了起来,戏谑问小月:「我可没有什幺圣水哦,你说什幺呢?」

  「花姐,就是您身体排出的圣水啊,小月看了很多小说和影片,狗奴都应该
喝的,小月等了一个多月了,求主人今天就赏给我吧。」

  花姐笑的更厉害了,可是嘴里却不肯饶过小月:「什幺圣水不圣水,别说得
这幺好听,你是想喝尿吧,那边有录影机在录哦,你确定你想喝幺?」

  小月低下头,用脸蹭着花姐的小腿:「主人,小月想喝您的尿,求主人赏给
小月,录下来就录下来,今天可是小月的婚宴呢。」

  这下笑的人更多了,花姐弯下腰,拧着小月的头髮把她拉起来:「既然你都
这幺说了,我就尿给你吧,不过你是第一次哦,小心别吐哦。」说完站起来,拉
下了超短裙里的丁字裤。

  「主人的尿怎幺会让我吐呢,小月一定会爱上喝这个的。」小月娇笑着把杯
子凑到了花姐的阴部。

  花姐尿了大半杯,尿完的时候,花姐正準备从包里拿出纸巾,小月却捧起自
己的一缕长髮,帮花姐把残尿擦了乾净。

  花姐满意的拍了拍小月的脸:「小母狗,快喝吧,还是热的呢。」说完她自
己也笑了起来。

  小月恭敬的用两手拿起了杯子,对花姐说到:「谢谢主人,小月喝了。」说
完,捧起杯子,开始喝杯子里那黄澄澄的液体。

  第一口的时候小月还皱了皱眉头,在第二口的时候,眉头就渐渐舒展开,到
后来简直就是大口大口的喝下,脸上竟然还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全部人都在大笑着,除了我在心痛,小月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喝一个四十
岁左右的老妓女的尿都这幺陶醉。但是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喝一个老妓女的尿
液,还是自愿的,我的小弟弟被这一幕刺激的有抬头的趋势。

  小月很快喝完了,谢过花姐之后,开始轮流向席间的女人们敬酒,当然,小
月喝的是特别的「酒」。一圈下来,小月的肚子明显被胀大了。

  最后,小月在花姐满意的笑容和那些女人嘲笑的笑声中爬到我身边,轻轻地
吻着我,我可以闻到小月嘴里那噁心的味道,却看到小月的眼睛里,流下了一滴
泪水,我的心碎了,开始响应小月的吻,不管她变成什幺样,都是因为我,我不
可以抛弃她,我这样告诉自己,却对我们的未来不知所措,花姐,她会就这样放
过我们,放过小月幺?我抬起头看向花姐,却看到了她脸上若有若无的一丝残忍
的笑容。

被完全调教的新婚女友之生日篇

在我和小月婚后一个多月的时候花姐因为涉嫌色情事业和与几桩杀人案有关,
被员警抓获,那段时间我和小月都很害怕,但是直到员警证实了花姐的罪名,处
以花姐死刑,都没人来找过我们麻烦,包括员警。又过了一个月,我猜测也许花
姐没举报我,也许那个所谓的录影带根本就没拍到东西,不过管他呢,事情过去
了就好。

  小月在花姐的事情告一段落后,哭着求我原谅她的行为,她说都是花姐逼她
这幺做的,看到她这样,虽然我心里对她在婚宴和找别的男人破处甚至做出那幺
噁心的事情还有介怀,而且看当时的情景,我很怀疑到底是花姐逼她那幺做还是
她自愿的,不过现在花姐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没用,何况我心里还是爱
着她的,于是我自己告诉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是花姐的意愿,和小月无关,她还
是我那个清纯可人的妻子。

  就这样,我们的生活走上了正轨,至少我是这幺认为的,生活可以算的上是
很完美了,不过有一点,花姐在的时候不允许我和小月做爱,花姐的事情过后,
小月终于完全属于我,刚开始我和她的性生活很和谐,但是过了一阵子,我发现,
我对性事的兴趣渐减,我知道并不是我对小月的感情变浅,而是那阵子的生活影
响了我,那段和美芬的经历,花姐在的那段时候的经历,我只有想起那些事情,
才能对性事充满兴趣,最近,我和小月做爱的时候,我都不可避免的想起她在花
姐手下所做的那些事情,那让我更爽,小月也说我更厉害了。

  想像的刺激并没持续多久,现在我发现光是想,也不能满足我了,我恨自己
有这种想法,小月刚从花姐手里脱身,我怎幺能有这种想法!但是在和小月做爱
的时候,我还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小月被淩辱的画面。

  又过了一个多月,小月开始埋怨我每次做爱的时候都是敷衍了事,为了掩饰,
我说工作较忙,然后自动申请了一次外出公干的机会。

  这一去就是半年,还有几天就是小月的生日了,却因为手里一个大买卖,回
不了家,我打电话告诉了小月,小月也让我以工作为主,回来的时候补偿她下就
好。

  也许是老天的意思,当然当时我是认为老天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回去庆祝小月
婚后的第一个生日,谁知道……

  那天是小月生日前一天,和我做买卖的老闆家里出了事情,出于对我们公司
的信任,省去了很多手续,很快就签好了合同,我连夜赶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天
已经亮了,为了给小月一个惊喜,我决定等她出门了再回家。

  我守在家门对面,等她离开后走回了家。

  可是在家里,我发现了假阳具,和一些SM用具,我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如
何是好,不过想起当初装潢时从朋友超市拿了一些淘汰下来的摄像头悄悄装在家
里,不过没告诉过任何人,我决定今天不在小月面前出现,看看她今晚有没有什
幺活动。

  我悄悄的撤出,没留下任何痕迹,也没让邻居发现我回来了,然后我在一家
小旅店租了一间房,用笔记型电脑远端控制了摄像头开始监控。

  下午五点的时候,小月回来了,她一回来就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我惊讶的发
现小月的下体竟然像婴儿般洁白,她剃光了阴毛!?小月给自己套上了一个项圈,
跪在了门前。

  我又心酸又好奇,她到底在等谁!?

  一个多小时候,我看到她打开了门,进来的竟然是三个打扮得很妖豔的女人,
那种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做妓女的。而且那三个妓女都人近中年了,相貌也不好,
偏偏又打扮得十分花俏,看起来十分噁心,应该是在街头招客,而且只有那些粗
俗的男人才会有兴趣的便宜货。

  小月却很高兴的爬到她们脚边,伸出舌尖,舔着她们满是灰尘的劣质高跟鞋。

  三个妓女一边笑一边说:“小骚货,今天是你生日,我们会按你的要求给你
过一个难忘的生日的。”

  小月一边舔着她们的鞋一边说“谢谢主人。”

  只见一个妓女抽回了脚,然后踢了下小月,说:“骚货,别舔了,帮我们把
脱了。”

  小月红着脸抬起身子,双手抬起一个妓女的脚,放到了自己白皙傲挺的乳房
上,骯髒的鞋底立即在她乳肉上留下了黑色的痕迹。

  那个妓女笑着,用鞋底摩擦着小月嫩红的乳头:“贱货,帮我们脱鞋都要这
幺做,是不是这样踩让你的奶子很爽?”一边说一边加大了脚上的力度,小月的
乳房在她脚下随着她的踩踏变着形状。

  另一个妓女突然大叫:“看,这个骚货乳头都硬了起来。”说罢,也靠在墙
上抬起一只脚,踩到了小月的另一只乳房上,我看着两个妓女,两个穿着明显好
久没洗过擦过的劣质高跟鞋的脚踩在小月白皙的乳房上,让她的乳肉变成了噁心
的黑色,小弟弟却硬了起来,右手也不自觉摸了上去。

  小月跪坐着,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配合着她们在鞋底蹭着。

  剩下的一个妓女大笑着,走到小月身上,踢了踢她的屁股,小月立即配合的
抬了起来,那个妓女先是一愣,然后就露出了鄙视的笑容,把鞋尖凑到了小月的
私处用力的摩擦了几下,再抽出来的时候,鞋尖上的灰尘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
的是光豔的黑色,仔细看还有一点丝线连在鞋尖和小月屁股上。

  那个妓女大笑的问:“王姐,你从哪找的这幺个贱货啊,用鞋底踩她奶子都
这幺兴奋,还用她那个骚逼帮我洗了下鞋尖幺。”

  王姐,也是第一个踩上小月乳房的妓女笑着说:“哪是我找的,那天我刚接
完一个阳痿男的生意,这个贱货走过来支支吾吾的说要请我一个晚上,我以为她
忽悠我,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她却笑着说谢谢,我看着好玩就陪她回来玩了下,
才发现她虽然长的漂亮,骨子里却是个骚货呢。”说完用了踩了踩小月的乳房问
:“贱货,你说是不是?上次那样你舒服不?”

  小月娇笑着挺了挺身子:“上次太刺激了,我还没试过那幺兴奋呢。”

  王姐笑着对另外两个人说:“那次我做完都没洗,直接让她给舔乾净了,你
才洗了个鞋尖,上次她自己颳光了毛让我把鞋底在她的骚逼上给洗乾净了呢,你
们没看到,她那个骚逼都变的黑乎乎的,噁心死人了。”

  “看这个骚货乳头都是嫩红色幺。”后面的那个妓女,就叫她芳姐吧,弯下
腰,用手拨开小月的屁股看了看说:“小逼也是嫩红的幺,小骚货,你多大了啊?”

  “这骚货才二十五,刚结婚呢,不知道怎幺这幺骚的。”王姐帮小月回答着。

  那个一直没说话的脚上突然用力在小月乳房上搓了下,小月发出了“嗯嗯”
的呻吟。

  王姐笑到:“孙姐,你这幺用了干嘛,小心废了这个小骚货的奶子啊。”

  孙姐冷笑着说:“看到这种小丫头就有火,不就长的年轻点幺。”

  王姐笑着拍了她一下:“再年轻漂亮,不还是在你脚下,我和你说啊,这个
骚货贱得很,随便你怎幺玩,玩的越过分她给的钱越多呢。”

  小月一边用乳头在他们鞋底摩擦着一边笑着说:“王姐说的是幺,上次王姐
还是太温柔了点,这次来了三个姐姐,一定要把小骚货玩烂啊今天。啊~ ”小月
叫了一声,伴随着几声清脆的声音,原来芳姐在她背后拍着小月的屁股。

  芳姐一边拍一边说:“放心,今天一定玩烂你,我听王姐说了,只要不玩残
你什幺都可以玩,今天一定有你舒服的。”

  小月听了,脸上顿时红了起来,眼光也开始变得淫蕩起来。

  “好了好了,脱个鞋脱这幺久,想死啊。”孙姐骂到,顺手给了小月一耳光。

  小月连忙陪笑着,帮孙姐脱下了一只鞋,却没有立即放下鞋,而是双手捧起
了那只鞋,孙姐疑惑的看了一眼王姐,以为这是王姐要求脱鞋的规矩,王姐对她
耸了耸肩膀,却听到小月说:“您是孙姐吧,刚才是小月的不是,小月的脸一定
把您收弄疼了,您就拿鞋底打小月出气吧,别伤了您的手。”

  三个妓女同时笑了起来,孙姐接过鞋子道:“贱货很为我考虑幺,看你这幺
贴心,主人就赏你一个耳光,还不快把脸抬起来。”

  小月立即抬起头,把脸凑到了孙姐面前,孙姐用力抽了一下,在小月的脸上
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痕迹。

  “谢谢孙姐。”小月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带着满足的笑容向孙姐表示感谢。

  三个妓女满足的笑着,这幺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的女孩,跪在她们脚下任她
们玩弄,让她们因为妓女这个工作所带来的郁闷一扫而空。

  很快,小月帮她们脱掉了高跟鞋,换上了拖鞋,她们牵着小月走到了客厅里。

  “小母狗,帮主人倒点水来。”芳姐把手上的链条绕在小月脖子上,吩咐道。

  等小月拿来三杯水,三个妓女已经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不过她们本来也没穿
多少,说是脱光,也就脱了一件上衣、超短裙和丁字裤。三个人都穿着吊带丝袜,
就那幺光着身子叉开腿坐在沙发里。

  王姐拿起遥控器先打开了电视,然后对着小月笑道:“小骚货,快来帮我们
舔舔下面,这次也是原汁原味哦,我们今天都有过客人,都没洗呢,保证你喜欢。”
说完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只见她们的阴户由于性事过多而变成了黑色,再加上没清洗过,都可以看到
上面沾满了乾涸了的精液,又黑又髒。

  小月却笑着凑近,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舒爽的神情,随后伸出
舌头舔起来,看起来倒想是在舔什幺美味佳餚似的。

  小月仔细的舔食着,很快阴户外面乾涸的精液被舔乾净了,小月主动用手拨
开王姐的阴唇,伸出舌头往里面舔着。王姐被舔的呻吟声大作,下体分泌出大量
的淫水,也被小月悉数吃下。

  过了一会,王姐拍拍小月的头:“好了,去帮她们也舔乾净先,过会有的你
爽的。”

  小月乖乖的抬起头,芳姐看了看小月,随即笑了起来,原来王姐的几根阴毛
占在了小月嘴唇上,就像小月长了几根鬍子一样。

  小月红着脸用手捏去那几根毛,爬到芳姐面前,重複刚才的动作。

  最后小月来到了孙姐胯下,刚凑过去就皱了下眉头,孙姐冷笑着说:“小母
狗怎幺了?我听王姐说越髒你越喜欢,特地三天没洗,快舔。”

  天啊,要知道小月平时在家对自己的身体都很爱护,基本天天洗澡,而且女
人的下体一天不洗估计都会有味道,何况像孙姐这样的,天天接客,竟然三天没
有清洗,那下面的味道不是能杀人幺!

  却见小月听罢,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舌头,在那又黑又髒的阴户上舔了一
下,只见舌头上都沾染了一层汙物,而那阴户上明显出现了一块比旁边乾净的地
方。小月缩回舌头,闭上眼睛,像品味什幺佳餚一样动着嘴,旁边芳姐好奇的凑
了过来,立即干呕了一声骂道:“孙姐,你下面也该洗洗啦,味道这幺大,噁心
死了。”

  孙姐笑道:“这骚货可不嫌恶心,你看她陶醉的那样。”孙姐看着小月舌头
再申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原来的嫩红色,带着满足的笑容一把拉过小月的头髮,
把她脸按进自己的下体。

  屋子里静了下来,只听到小月“啧啧”的舔着孙姐阴户的声音和孙姐低沉的
呻吟声。孙姐的阴户带着晶亮亮的水色慢慢的恢复原色,孙姐满意的拍拍小月的
头:“舔的不错,这幺髒你都舔乾净了啊,果然够贱的。”

  王姐伸出脚踩揉着小月的头髮:“我就说了,这小贱人越髒她舔的越舒服。
孙姐的味道如何,贱货?”后面一句在问小月了。

  小月的脸上占满了孙姐的淫水,带着一丝笑容说:“孙姐的味道太好了,可
是,小月想,后面的味道会不会更好点。”

  三个妓女愣了一下,显然在考虑后面是哪里,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笑的更嚣
张了:“哈哈哈,骚婊子,想舔我们屁眼就说幺,还什幺后面。”

  粗俗的话语刺激的小月满面通红,呼吸更加急促。

  三个妓女站起来,把小月头上脚下的放到沙发上,然后孙姐面对沙发,把屁
眼对準小月的嘴坐了下去,小月则张大嘴一下子包住了孙姐的屁眼,发出了很大
的舔食声。

  孙姐发出了舒服的哼声:“老娘还没试过让人舔屁眼呢,原来这幺舒服。”
边说别捏弄起小月的乳房,她可没怜香惜玉,小月的乳房在她手里变着形状,旁
边两人也没閑着,拿起小月放在地上的假阳具,开始攻击小月的小穴和菊花。

  孙姐很快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叫了起来:“哈,这婊子把舌头都伸到我屁眼
里了,我手上越用力她舔的越起劲呢。”说罢,乾脆用力拍打小月的乳房,看它
们被打得晃来晃去。王姐也从小月小穴里抽出假阳具,开始拍打小月的阴户,发
出“啪啪”的声音。

  不一会,芳姐就催促孙姐让开位子,自己坐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姐坐在小月脸上抽打着小月的乳房,孙姐和芳姐则抽打
着小月的阴户和屁股,突然小月身子挺了几下,然后从王姐屁股下传出舒坦的长
出气的声音,小月阴户涌出了一大片淫水,她高潮了。

  “哈哈哈哈,这骚货果然够贱,舔我们屁眼被我们打都能达到高潮。”三个
妓女大笑着。

  王姐站起身,把小月拉到地上,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然后把脚踩到了小月
身上,用力踩着小月的乳房说:“小婊子,坐你的脸真不舒服,还是沙发坐着舒
服,哈哈。”

  那两个也凑过来,把脚踩上了小月的身子,三人乾脆脱下自己的丝袜,扔在
小月脸上,用脚趾在小月身上玩弄着小月的嫩肉,只见她们脚经过的地方都留下
了几道红痕,芳姐把脚伸到小月私处,小月也配合的张开了腿,芳姐把脚趾伸入
了小月刚高潮过的小穴内玩弄着。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窃窃私语着,不时发出一阵笑声。

  很快三个人玩腻了,拉起小月,又把小月倒置在沙发前,换了两根更粗的假
阳具玩弄小月的小穴和菊穴,小月“嗯!”的一声,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随
即又变成了舒服的满足感。

  她们抓出假阳具,狠狠地抽送起来,每一次抽送都几乎把整只阴茎都插了进
去,小月很快就不能控制自己,大声地叫起来,「啊……啊……痛痛……啊啊…
…噢……痛……插……插死人家了……捅进人家的子宫啦……哎呀……好爽啊…
…快……插烂小月的小穴啊!用力……请你们用力……一点……啊啊啊……噢…
…对……就是这样……用力……用力干死我……啊!“

  看到小月这不为人知的淫蕩的一面,我慢慢的套弄着小弟弟,感到了前所未
有的刺激。

  阳具抽插着,带起了白色的泡沫,小月的阴户随着阳具的进出闭合着,小月
的呼吸也越来越重,呻吟声越来越大,最后发出了无意义的“啊……啊……”声。

  閑下来的一个则是用力抽打着小月的乳房,甚至用指甲掐弄小月的乳肉和早
已挺立的乳头。

  “啊……小月要来了,用力啊……插到子宫了……唔……”却是王姐恶作剧
的把三个人的丝袜扔到了小月脸上,然后把脚踩了上去,止住了小月的呻吟声。

  小月呼吸困难,身子剧烈的抖动了两下,大量的淫水伴随着阳具的抽出喷洒
出来,她又高潮了!

  三人并没放过她,而是大笑着放下阳具,开始用力在小月的阴户上拍打着,
小月的小腹下方全被拍打成了一片通红,乳头更是被掐起,转动了360 度。

  突然,后面的两人恶作剧一般,各自伸出了三根手指,插进小月的小穴里,
用指甲用力一抓,小月刚高潮的小穴里再次涌出了大片淫水,她竟然连续达到了
第二次高潮。

  三人尽兴的坐回沙发,小月躺在地上,抽搐着,脸偏到一边让丝袜掉下,大
口大口呼吸着许久没接触到的空气,失神的眼睛里却带着满足的笑意。

  小月休息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王姐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从带来的包里
拿出一个塑胶袋,里面是一个髒髒的矿泉水瓶。

  “啊呀,王姐你这是啥啊?好大的气味。”芳姐和孙姐同时捂住了鼻子。

  王姐笑着把瓶子扔给了小月说:“喏,我这一个星期从套子里或者我的小穴
里接下精液,特地留给你的。”

  “啊,这种东西她也会喝?都快腐败了吧?”芳姐吃惊的望着小月拿起瓶子,
打开瓶盖,瓶盖刚打开,屋子里就散发出一阵噁心的气味,芳姐干呕一声,突然
向小月招手示意她停下。

  孙姐骂道:“老芳,你还不让她喝下去,这样放着气味全出来了,好噁心啊。”

  我在萤幕前恨恨的骂着,TMD ,你都知道气味噁心,还要我老婆全喝下去,
手上套弄的动作却更快了。

  芳姐拿过一个空杯子,把嘴里的唾沫混合着刚才干呕出了一丝胃液吐到了杯
子里,说:“既然她愿意喝,我们就给她加点料幺。贱货,跟我们来卫生间。”

  四人来到了卫生间,我庆倖当初在卫生间里也装了几个摄像头,连忙把画面
转了过去。

  画面读出来的时候只见三人都后仰着把阴户对準了小月的脸尿着,小月张开
嘴,在下巴上拿着一个空杯子接着。

  杯子很快就接满了,期间小月也喝下了不少。

  芳姐摇摇手示意她们两个出去,然后坐到马桶上一会,站起来的时候对小月
笑道:“今天正好有点拉稀,便宜你了。”

  我正在思考芳姐到底要干嘛,却见芳姐对小月私语了一番走了出去,隔着玻
璃门看着小月(透明的卫生间玻璃门),小月拿出一个大杯子,把三人混合的尿
液倒了进去,然后用空杯子在马桶里盛起一杯土黄色的东西倒进了大杯子,最后
把矿泉水瓶里的精液也倒进了大杯子里面,用手搅了搅,看了看外面的三个妓女,
开始喝杯子里已经变成黄绿色的液体混合物。

  王姐和孙姐大笑着骂着芳姐:“这幺噁心的做法你都想的出来,不过看这个
骚货这幺贱确实舒爽,平时这些贱人哪个不是仗着自己年轻漂亮不把我们放在眼
里啊。”

  芳姐笑着说:“就是,你看这小婊子出去不是光豔照人幺,这会不还是乖乖
的吃我的屎。”她敲了敲门引起小月的注意,说:“喝完了洗乾净自己再出来啊。”

  三个人看着小月喝光了笑闹着先回了客厅,小月立即趴到马桶上吐了起来,
可想而知那个混合液体是多幺的可怕。

  小月吐完了,瘫坐在地上,看了看那个杯子,竟然做出了我意想不到的一件
事!她竟然拿起那个杯子,仰起头,用另一只手掏弄着自己的小穴把最后的半口
混合物倒进了嘴里,明显看出她忍着要吐的感觉用舌头在嘴里搅动着,最后看到
她身子一挺,掏弄小穴的手猛的一抽,喉咙动了一下," 啊……“张开嘴长出了
一口气,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也达到了高潮。

  我手里猛的一紧,白浊的精液喷在了萤幕上,我身子软了下去,心里不知所
错,我的新婚妻子变成了这样,我该怎幺办?!

  只见小月收拾好卫生间,洗乾净身子刷完牙,慢慢的爬回了客厅。

  那三个妓女又拿出一根细麻绳,在小月身上捆起来,然后又把捆得不能动弹
的小月倒吊在客厅里,又把她们的丝袜塞进小月嘴里。

  小月的全身被捆,洗乾净了原本露出本色的白皙的乳房被勒得红红的像外突
出,向下垂了下来。嫩穴被分开,可以看到里面粉红的嫩肉。

  三个妓女各自拿出一根细细的皮鞭,开始抽打小月的乳房和屁股,小月嘴里
发出了呜呜的哼声,身子伴随着皮鞭的抽打扭动着,她们毫不留情地继续鞭打小
月的乳房,大腿,肚皮,甚至孙姐有几次都有意无意的抽打在小月嫩嫩的阴户上,
打得淫水飞溅。

  王姐突然笑了起来,拉过芳姐和孙姐耳语一番,三人同时大笑起来,王姐拿
掉小月嘴里的丝袜,问:“你老公最近不会回来吧?”

  我不知道王姐为什幺这幺问,小弟弟却因为小月刚才被鞭打的一幕再次抬起
了头。

  小月用带上了几分疲惫的声音回答:“不会的,老公说还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王姐笑着向孙姐使了个颜色,孙姐笑着走了出去,进来的时候拿着她们穿来
的三双高跟鞋,她们一手一只,各自拿起自己的高跟鞋,伴随着王姐手起鞋落带
来的“啪”的一声,三人开始用鞋底拍打小月的乳房和屁股。

  “啊……啊……”每一声叫唤都伴着几声清脆的拍打声,三人毫不留情的拍
打着,每一次拍打都几乎把小月柔软的乳房和屁股打扁,小月的叫声即痛苦又带
着几分愉快,她不断催促她们打大力些,打烂她的大奶子和大屁股。

  “啊……”小月一声惨叫,芳姐狠狠地用鞋底开始抽打她的阴户,小月的屁
股和乳房都变成了血红色,叫声里却仍然带着愉快。

  芳姐没抽几下小月的阴户,小月就畅快地一声淫叫,阴户喷出一股滚烫的液
体,顺着身体一直流下来。小月竟被打到高潮了!小月大口喘着气,满脸通红。

  三个妓女哈哈大笑,说道:“小婊子真够贱啊,被打都能高潮。不打了,时
候不早了。”

  她们把小月解下扔到地上,然后孙姐吩咐道:“听王姐说上次你用下体帮她
擦乾净了鞋底幺,这次也帮我们擦擦幺。”

  芳姐笑着附和着:“就是,就是,让我们也体验一把骚逼擦鞋的感觉。”

  小月笑着拿起她们的鞋,一一在阴户上擦着,很快,鞋恢复了本色,鞋底也
乾净了不少,她的阴户却变成了一片漆黑,还带着几丝血色。最后她拿起纸巾把
鞋擦乾净了,恭敬的送到了三个妓女的脚下。

  “哈哈哈哈,真是够贱的。”孙姐笑着向地上吐了口痰。

  小月抬起头向孙姐笑了笑,说:“谢谢孙姐。”

  孙姐好奇的问:“谢啥?啊,哈,小婊子真乖。”却是她看到小月低下头,
把她吐出来的那口浓痰吸食掉了。

  这下三人又发现了一个玩法,她们让小月抬起头张大嘴,开始往小月嘴里吐
痰,孙姐更是擤出一摊黄浓的鼻涕,甩进了小月嘴里,很快,小月的嘴里就装满
了她们的口水,痰液和鼻涕,三个妓女示意小月可以喝下去了,小月闭上嘴红着
脸把满口的液体咽了下去。

  我疯狂的套弄着小弟弟,看着小月的行为,心里不知道想些什幺,只感觉小
弟弟即将迎来第二次高潮。

  三个人拿来纸巾擦乾净手,嘴和鼻子,正準备穿鞋,小月却拉住了她们,说
:“那个……可不可以请王姐和孙姐帮我做下生日蛋糕。”

  王姐奇怪的问:“我们?我们怎幺做?”

  小月红着脸,指了指她们下麵,说:“就是……就是芳姐刚才赏给小月吃的
那个。”

  三个妓女大笑着让小月拿来一个盘子,小月把盘子举在自己脸前,看着王姐
和孙姐把大便拉在盘子里,最后还帮她们舔乾净了屁股。

  她们用纸擦了擦屁股,连同刚才擦鼻子的纸一起扔到了地上,小月却拿起纸,
讨好的向三个人笑着,把纸塞进了自己黑乎乎的阴户里。

  三个人鄙视的笑了笑:“哼,小贱货,我们就不看你吃了,噁心死了,不过
请我们你可是花了钱了哦,蛋糕别浪费了哦。”

  小月乖巧的亲吻着她们的鞋子,说:“小月不会浪费的,这是生日蛋糕幺,
小月会吃掉的。”

  三个妓女笑着走到了门口,孙姐突然回头:“骚婊子,吃一口给我看看。”

  小月笑着拿起一个勺子,盛起大大一口孙姐和王姐的混合排泄物放进了嘴里,
嚼了两下吞了下去。

  “啊呀,噁心死了,快走了。”王姐笑着催促道。

  “人家吃大便都不噁心了,你还说噁心呢。”孙姐大笑着走出门外,“对了,
小骚婊子,下次想爽再找我们哦。”

  门关上了,屋内就剩下小月,小月面带微笑的看着屋内的一片狼藉,一手抚
摸上了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却拿起一根假阳具,开始抽插自己的阴户。脸,却
凑到了那个盘子上,开始慢慢的舔食着她的“生日蛋糕”。

  看到这一幕,我再次射出了。

  我决定跟小月摊牌了,她一听,害怕地钻到我怀里大哭起来,说她变成这样
都是因为花姐那时候的调教,并保证不会再犯,求我不要跟她离婚。

  其实这幺漂亮又淫蕩的老婆我才不捨得离呢?再说说到底,她变成这样是因
为我当初的过失,何况她一哭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看就爱不释手。

  于是我对她说:“以后你可以继续这样,甚至更淫蕩,但前提是你必须把每
次的淫蕩行为告诉我。”

  她听后十分地惊讶,在一再追问确认我不是骗她后,她俏皮地说:“谢谢老
公,我爱死你了。”随后一个火烫的热吻就迎上来……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